蚕儿

专业撒糖一百年,刀,不存在的
宅党,更文中,本人萌萌哒,可以调戏,新文人设征集中(^v^)

【忘羡】冰山鬼王俏天师(11)

千年鬼王汪叽攻×萌新天师wifi受  现代灵异
昨天码到一半睡着了π_π
先放短小的一章
汪叽掉马
下章开始回忆杀
舅舅他们只是打酱油的

        等等,昨晚的檀香味,呵呵,所以说这家伙就是那个吃完就跑的混蛋了呗,真不错——不错什么不错啊!魏婴猛的站起来拽住那鬼的衣领拉向自己,死死的盯着面前这鬼那双琥珀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离得很近,那鬼身上清冷的檀香味控制不住的往魏婴的鼻子里钻,魏婴甚至能从那鬼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,仿佛他的眼里只有自己,被他的气息包围着,魏婴升腾的怒火莫名的下降了一节,反倒是双颊爬上了点点红云。

        魏婴努力的维持住愤怒的表情,就着这个姿势,质问到:“昨晚是不是你?!”这鬼听了问话,看着自己眼睛的视线开始漂移,躲躲闪闪的,虽然还是面无表情,可是刚才还只有一点红的耳垂,已经红的滴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这鬼的反应,魏婴就知道昨天晚上真的是他了,看他这样不由气闷,魏婴的声音又冷了一点,“说啊!”那鬼这才意识到自己惹怒了对方,伸手搂住了魏婴的腰,“……是我。你别生气。我心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魏婴很没原则的被这鬼的告白顺毛了。在那鬼身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魏婴又觉得不太高兴,“喂,你说喜欢我,可是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,我总不能一直喂、喂的叫你……”“……忘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 魏婴话说到一半,那鬼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,魏婴挑了挑眉,“哦?蓝忘机?”蓝忘机死死的搂着魏婴,只道“……嗯。”魏婴想到自己的反常,终于问到,“我们是不是以前认识啊?”蓝忘机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,抿了抿唇,最后还是回答“……嗯。你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告诉我吗?”,魏婴勾唇,蓝忘机无奈,只得伸手一抓,从空气中取出一只挂着鲜红穗子的漆黑横笛。魏婴看着蓝忘机递到他眼前的横笛,只觉得熟悉万分,还有什么在吸引着他,他接过横笛,问到:“这是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“……陈情。”魏婴将陈情拿在手里把玩,还试着吹了两下,突然感到一阵眩晕,再次失去了意识。蓝忘机接住昏倒的魏婴,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正当魏婴与蓝忘机探讨人生问题时,江澄三人可并不好受,他们分别掉到了三个方向,直面塔中镇压的万千厉鬼。经过千年的镇压,邪祟其实已经少了很多,有的被同类吃掉,有的被封印磨死,但剩下的都是真正强大的鬼物。

        江澄他们若不是在法阵的保护下,直面那么多厉鬼完全是死路一条。。三人分别在三个方向,直面三个分阵所困的厉鬼,而这三阵阵眼上,分别是两把古剑和一张古琴。

评论(11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