蚕儿

专业撒糖一百年,刀,不存在的
宅党,更文中,本人萌萌哒,可以调戏,新文人设征集中(^v^)

【忘羡】冰山鬼王俏天师(10)

千年鬼王汪叽攻×萌新天师wifi受  现代灵异
爬上来更新○| ̄|_
昨天一天都在奔波,完全没时间码字
今天晚上还有一章,依然午夜
wifi日常撩,汪叽反撩
那么容易让你们进去,汪叽表示,我不要面子的啊
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

        等真正站在塔前时,四人才真切的感受到古塔中传来的威压,那不是对凡人的威压,专冲修者而来,即使已经因千年时光消耗,薄弱却依然强大。几人这才明白,为什么千年中无人提过岐山还有这么一座镇邪古塔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老只把他们领到了高塔附近,并没有随他们一起靠近,据说那是陆家的家训之一,也是禁制所致。普通人无法靠近,修者在感到那强大威压时就会退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四人在绕着塔瞅一圈之后,震惊的发现,这座塔是没有门的。。。不止没有门,连个小口都没有,整座塔似乎是一个整体,被一层结界笼罩在内,恐怕是连苍蝇都飞不近一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就在他们四人在塔外急得团团转,差一点就使用暴力方法进入的时候,结界仿佛突然认出来了他们是谁一样,将他们拉进了塔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婴不知道他们三个怎么样了,反正他自己是懵的,他在被拉进塔里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,等他再睁开眼时,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:一间干净的石室内,四角点着长明灯,一座透明的棺椁摆放在石室中央的平台上,魏婴现在就趴在那个平台上,头枕在放在棺椁上的胳膊上,而棺椁的主人正站在魏婴身边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棺中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宽服广袖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配有一条卷云纹抹额,规矩的躺在棺中,淡雅若仙,封于棺椁,却仿若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魏婴看到这人打扮的时候,就知道他定是蓝家人没跑了,看着身前与棺中人分毫不差的人,不,应该是鬼,的那双琉璃色的眼睛,平常吐槽的什么衣服如‘披麻戴孝’,都是一群古板之类的完全想不起来,魏婴内心已经被“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啊,实在是太好看了!!!”刷屏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婴一直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直到一只冰凉的手摸了一下他的头,才唤回他的思绪,看着面前摸了一下就把手迅速收回的鬼,脸上还是没有表情,耳垂却比刚才红了一点,魏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逗他一逗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魏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,露出一个勾人的笑容,“怎么样,我的头发好摸吗?”那鬼还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他,除了又红了一层的耳朵,半天之后逼出一句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实诚的反应,魏婴忍不住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。你是这座塔的主人吗?”,那鬼答到“没关系,我是。”听到那鬼的回答,魏婴很是愣了一会儿,才明白过来,他的意思是逗他没关系,他确实是这座塔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只是三个字,魏婴却感觉心脏仿佛被电了一下,蔓延出一股酸涩,就像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,无条件的宠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婴看向那鬼的眼睛,与他对视,那鬼的眼睛里是复杂浓重的情感,魏婴不知道那都是什么,但他知道,那里面一定填满了温柔,那温柔是对他的。魏婴总算抓到了他一直以来忽略的东西,这间石室里,弥漫着清冷的檀香,单薄,却清晰的,与昨晚一样的檀香。

评论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