蚕儿

宅党,更文中,本人萌萌哒,可以调戏,新文人设征集中(^v^)

情劫·情结

        升仙台上,苦苦等待,他等来的却不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,而是那人让手下一个仙仆施舍的一句话,“帝君说你既然是他的情劫对象,他便补偿你一个要求,说完了你就滚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从不知道自己还可以那么疼,心脏就像生生撕裂一般,疼到麻木,却还在疼,他看着那个仙仆,强忍着眼中的泪水,他张张嘴,最后只能说:“送我回下界吧。”
诛仙台上,那一推,他受了剔骨之痛,可身上的伤再痛,又如何比得过情伤蚀骨。
         重回下界,修为跌落,他却还是恨不了他,他能做到的,也只有自废情根,可明明不爱了,为什么心还会痛呢。
        既然痛,那便沉睡吧,睡醒了,便不痛了,殊不知,他的肚子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,千年孕育,千年沉睡,再醒来已是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一朝清醒,神识扫遍这一方仙界,却发现,自己的道侣不知所踪。 审遍仙宫,才知当年一战,自己却是昏迷千年,道侣更是被‘自己’驱逐下界。
        他追他下界,寻寻觅觅数十载,再见时,却不过陌路相逢,他已忘了他,身边甚至已有了别人,他不爱他了,他从没有如此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他身边那人只是一个少年,他也能看出他是真正的开心,因为那个少年。
        明明知道已经不可能了,可现在他根本做不到离开,他只想看着他,直到沧海桑田,即使他已经不属于他了,他也做不到放手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他开心的样子,身边却再没有他,他只感到心痛如绞,但这本来就是他的错,现在的痛,他本来就应该担着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他与那个少年说笑,却没有勇气听一听他们在说什么,他的心已经痛的麻木了,可是他再也不想离开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当年他被‘自己’派的人推下诛仙台时,又是什么感觉呢,大概是心如死灰吧,失望到抹掉关于自己的记忆。

懒癌晚期,放弃治疗,自暴自弃.jpg(¬_¬)

我知道没什么人看,但脑洞太多,就是想写,虽然更新很慢,但求点赞啊,说不定有人点赞我就更快了呢(´▽`ʃƪ)

第20章 记忆·苗子

        女人开口之前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文静高冷的气质,然而她一开口,就带出了一股子匪气,秒从女神变女土匪。
        萧林路无奈,他强忍住一股扶额的冲动,在心里告诉了自己好几遍‘这是我的搭档,不能扔出去,一定要冷静,冷静’,才说,“秦晓琴,你能不能不要在用这脸的时候表现得粗鲁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女人,不,应该说这场考试的考官秦晓琴,听到萧林路说的话,只是一脸的不在意,“怕什么,我平时又不用这种脸,在考生面前我自然会认真伪装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萧林路说不过她,只得放弃这个话题,开始回答秦晓琴进来时问的那个问题:“算了,你爱怎样就怎样吧,我确实发现了几个好苗子,有一个男孩只用了30秒就破开了大门系统的防火墙,还有一个女孩,她的选择了回答系统医学方面的问题,答案近乎全对。
         而且,正在大门口的女孩好像也不错,力量很强,心也细。”萧林路指着屏幕里已经一脚踢碎防护罩进到大门里,正在观察环境的女孩,示意秦晓琴也过来看看。
        秦晓琴看着正在寻找机关的女孩,掉入了陷阱,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神色,这时大门外来了一辆车,在屏幕里很容易可以看出来那两个男孩是被推出来的,之后带他们来的那个男人的举动也尽数落入了她的眼中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男人明显就不是什么好人,秦晓琴看得直皱眉,还好那两个男孩也不是好欺负的,萧林路仔细看了看,终于想起来了,“那两个男孩是夏冉上校家的,自从两年前夏上校和他的妻子出了意外之后,他们就一直都在那个男人家里,那个男人说是他们的大伯,其实只是远方亲戚,会收养他们完全是为了利益。”

第19章 记忆·考官

        监控室里,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坐在显示屏前面,男人样貌本来就显得十分硬朗,再加上那一头板寸和眉眼间不经意间露出的冷厉,都为他增添了几分气势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其实还很年轻,不过二十六七的年纪,只不过他的气质让他看上去显得十分成熟可靠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面前的显示屏上,显示的正是大门处和那一个个考间情况。
        选拔从第一个考生到达时开始,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期间一共来了十七人,打开了大门的却只有十二人,足以说明这次选拔之难,要知道大门处的关卡是最简单的,而参加选拔的考生都精英。
        通过大门的考生里六人靠武力,六人靠脑力,男人看着显示屏,心里默默地给这些孩子们的表现打分,从他们在大门的表现,到他们通过关卡的分数,再到他们进门后的反应和掉进考间后的应对方式,最后加上基本资料加成,得出分数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在这段时间里,已经发现了两个好苗子了,他现在正观察着大门前的女生,就听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监控室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门外走进来了一个年轻的女人,女人本就只有二十出头,一头齐耳短发,和她娇小的身材,让人觉得她不过就是一个二八年华的文静少女,当然了,女人脸上的淡妆也是让人产生这种感觉原因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那是在忽略她刚才开门时的巨响的情况下,“萧林路,有什么好苗子吗,我好重点观察一下。”女人一开口,过分爽朗的声音传来,那一点文静少女的表象也立刻就破碎了,暴露了她的本质。

是的呢,你们猜对了,我卡文了,不过本来也没什么人看呢,等我人设做好了,考试考完了再恢复更新╮(‵▽′)╭

要不要刻百花呢,可是感觉百花好丑啊😂,纠结

修改ing~\(≧▽≦)/